首页 > 剧院动态 > 文化交流 > 正文

从晋剧《花田外传》为由说说小剧场

时间:2018-01-31 15:18:55 来源:

| 字体: 放大 正常 缩小

    终于找机会看到了晋剧《花田外传》。这部小戏定名为晋剧首部小剧场戏,自演出后,并没有听到更多对它的褒或者贬。而我认为,作为新生事物,它的出现不在于演出结果的好坏,而在于它探索的意义。

 \

    小剧场19世纪末诞生于欧洲,是西方戏剧反商业化、积极实验和探索的产物。中国的小剧场开始于北京人艺导演林兆华,他把话剧《绝对信号》搬上戏剧舞台,开启了中国小剧场运动。小剧场运动特点就是实验戏剧,具有先锋性。这个先锋性虽然常为圈内人所担忧,但它的形式活泼、成本低、且能表达青年人的意识、思想和情感,又很快被青年一代所倚重。

    戏曲也是如此,引入小剧场概念后,一部分主创人员在这里找到了新天地。迄今为止,北京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已经办了四届,很多小剧场戏脱颖而出,甚至被以严苛著称的一些专家所认可。

小剧场戏方兴未艾。

    在大都市小剧场戏已经如火如荼的当今,晋剧开始了小剧场戏的创作,这本身就是应该肯定的,唯有尝试才可以收到硕果。

    在2017年底北京繁星戏剧村进行的新作品研讨会上,专家们谈到小剧场戏的方向有这样几个方面:年轻人中如何传承戏曲、小剧场戏的现代思维、如何在唱腔方面尊重传统、如果是改编如何整旧如新、现代视觉审美如何表达,是不是该淡化灯光处理、如何建立稳定的观演关系、舞台架构如何实现时空表达、导演手法是否现代等等。

 \
 

    这样的研讨同样适用于《花田外传》,在这部小戏中,不仅仅实现了小型舞台的演出,也同样实现了低成本舞台的呈现,戏中,时空交错,老春兰和小春兰同时出现在舞台上,给观众一种轻松的代入感,导演手法是灵活的,这样的创作对《花田错》这部老戏作出了一点革新,虽然并未很大幅度地砍伐,这是为了照顾老观众的欣赏习惯,刚开始,他们的步子没有敢迈的太大。通过这部戏,从有动意开始到立到舞台上,经历了重生的过程,这期间,年轻一代的编剧、导演、以及对戏曲的探索理念都在成长起来,这一点难能可贵,让戏曲从事人员成阶梯式培育和发展这本来就是我们一直想建立的模式,这样一批年轻人自己愿意成为晋剧的后备军,这本来就是一件好事,应该给予他们扶持。这部剧最成功之处,便是音乐,音乐在晋剧的底色之上作了一点点的现代表达,整部戏舒服、连贯而且兼具现代审美,这是要大书特书的,而当我知道这部戏的编曲作曲都是自愿加入来成全年轻人的创作之后,我从心底里为这样的传承和对剧种的支撑表达我深深的敬意。

 \

    但并不是没有瑕疵,比如说,在改编上,现代思维体现不够,如果想保留原剧情,那么现代思维应该体现在哪?这一点是排演之初就没有建立起来的。对于一些流行语的使用,是可以让人容易接受,但与剧情和人物的关系是不是贴切?当然,这都是小剧场戏的原生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全达到,也不是必须完全达到。

    而走出了第一步,已经成功。由这部小戏开始,山西的小剧场戏能发展并繁荣起来,才是今后我们应该关注的。

    有了这部戏的基础,愿晋剧院青年团今后再为我们奉献更多的小剧场戏,除了改编,也做原创的小剧场戏,更希望京剧、话剧以及四大梆子以及各地的地方戏都有创作小剧场戏的理念并实施开来。年轻人的思维与戏曲固守的堡垒之间的碰撞一定会让更多的文艺作品诞生,期待着!

作者简介:王芳,笔名蔓草,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现就职于《映像》杂志社。已出版散文集《沉吟》《关城怀古》《拈花一笑》       摄影:武晋鹏


2018-1-30梨园晋剧网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西省晋剧院   晋ICP备12006778号